页面载入中...

  这位台湾网友发文,他在一班返台的飞机上,有多位韩国瑜的粉丝互相聊天,“您是经济蓝” “您是知识蓝”的声音此起彼落,而该网友被问到时,他逗趣地回了一句“我是草包蓝”,引得大家都哄笑起来,机上顿时充满快活的空气。

  而这时机上开始用餐,空姐问了该网友要吃的餐点,他说:“请给我一碗卤肉饭跟矿泉水就好。”而空姐明知没有,却眼眶泛红的说:好。此时座位周围的人眼眶也都红了。该网友表示,因为大家都爱台湾!(中国台湾网 全志强)

  原标题:周锡玮痛批民进党最怕三种人!答案跟你想的一样吗?

  荷兰乌得勒支大学的兽医病毒学家赫罗特(Raoul de Groot)向美国科学促进会(AAAS)表示,给病原体或者疾病命名是个棘手的任务,科学家为了找到一个各方满意又不惹麻烦的名字,往往要花很多心思。

  《科学》杂志报道称,2003年“非典”袭击中国,世卫组织考虑到不伤害中国人的感情,将其命名为SARS,而非“中国流感”。但巧合的是,SARS与香港特别行政区的英文缩略语SAR(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)只是一个字母之差,还是引起了部分人的不满。

  荷兰莱顿大学冠状病毒学家亚历山大(Alexander Gorbalenya)指出,一些医学研究机构或组织给疾病命名只是推荐大众采用,并没有强制性。为了避免“踩雷”,使用数字可能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admin
用科技更好地呵护文物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